Spiga

一張圖對每個人的意義都不同

這篇是回覆阿紫這篇文章末段的話

我對迴旋踢被裁掉沒有什麼怨恨,要說的話就只有很可惜讀者看不到當初畫的全貌,如此而已;實際上我也不太清楚有沒有讀者會因為封面的圖被切掉一角,而產生怨念。出版社會切掉的考量我也可以理解,這樣人臉會比較大,而且實際上左下角的部分的確是比較空(畢竟只有腿)。

端就以有沒有呈現到讀者的眼前,來討論有沒有意義的話,我做的沒有意義的事情太多了,比如說雖然畫了設定,但是都沒有出現的灰翎正面服裝(畫出來的是當初沒有設計的背後部分......自己都覺得好笑)。

不過這種東西就是參與者才有的,秘密的樂趣。

妖魔系列是我第二個,直接從文字來塑造人物形象的小說,以我貧乏的想像力跟畫工,並不是很輕鬆的一件事情,不過也因為如此,有著許多的樂趣。

嘗試著捕捉文中人物透露出來的特質,重新建構人物的個性─當然其中也不乏加入個人的私心,比如說就算知道紅雷的頭髮其實沒有這麼長,也還是照自己的喜好畫下去。過程中需要滿久的一段時間去摸索思考,而讀者能不能透過我還不到家的畫工,看到阿紫筆下的人物,比起構圖被切掉,來得讓我不安。

我知道有的畫家並不會、或是不怎麼看接的小說就畫插圖,有些小說的圖雖然很漂亮,但是還是喜歡不起來,因為我會忍不住質疑這是誰阿。

只是有著紅頭髮的,不是紅雷;只是有著狐耳的,不是寶珠;只是有戴單片鏡片的,不是祖父

因為本身也是讀者,所以知道讀者的眼睛比誰都挑剔,尤其是對著這麼一個對人物個性刻劃的很深刻的小說。"就算是一點點也好,我想畫出這個人讓我著迷的特質",我想畫的,是有某些特徵的某人,而不是有某些特徵的人。

這種工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意義,也許有人不在意、也許有人根本沒看、也許有人根本不認為我有畫出某人的感覺,不過至少我知道,可以很高興的跑去跟阿紫說,這是我畫的○○○。

0 回應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