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iga

皮克斯展

在上週五趁著PF而北上的機會,跑去看了難得的皮克斯展。

展出的東西比想像中少,但是學到的東西比想像中多。

一方面也是歸功於我去的時間剛好,只要稍等一下,都輪得到自己貼著櫥窗或者是畫看。

這是一個,對於不同年齡層、不論是純粹的觀眾還是純粹的同業…畫圖也算得鉤得上一點邊的角度,都可以得到樂趣的展覽。

也許很多人因為時間或地緣的關係,沒辦法去、或是去了人太多看不清楚,可以考慮購買一本一千二的書。 展覽的文字、圖像,除了影片之外,幾乎都收錄了。

除了我在會場中整理的心得筆記外,也買了這本。 雖然說荷包有點痛啦-托它跟符文工坊3的福,我10月的開支整個爆掉了-但是畢竟筆記可以記錄的東西畢竟太少……

若預算不夠也可以考慮兩百元的精簡版導覽手冊。


雖然很想要把我記錄的筆記都PO上來,不過因為太過雜亂,加上很多都要輔助展覽出來的圖片、模型、導覽解說,再加上若是對於動畫製作的流程不怎麼熟悉的,可能直接點重點也看不太懂,所以還是算了。

不過有一個點我想要特別提出來,關於「世界」的構成。

每個世界都有一套限制種種可能的規則,使得角色無法隨心所欲。 世界的規則、角色與其渴望間的張力,就催化故事的鋪成


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,我畫了一本叫做樹屋酒吧的穿越YY小說。 要說我對於YY這種題材有什麼不滿,大部分就在於,很多故事都寫了規則,但是卻對主角無用。

我理解很多人對於現實生活的種種限制,會有諸多不滿,想在閱讀的時候擺脫各種限制跟約束,跟著主角大鬧一場,探索另外一個世界;我想、會愛上閱讀-不論是文字還是圖畫,多少會有這種心態。

但是,讓角色被限制住,卻是讓人物跟世界更顯得有深度跟實感的一種手段。

樹屋的世界中,要製造魔法捲軸是相當困難、而且成功率極低的事情,所以費用極為高昂。 但是作者安排了只要主角隨便在印刷出來的文字上一抹,就可以大量製造出高級魔法捲軸;毫無理由的如此安排,對於讀者來說真的可以感受到限制被突破、解除的愉悅感嗎?

至少對於我來說,是否定的。隨便、毫無道理的跳脫世界的限制,這種解放感就跟辛巴威幣一樣廉價。

(好像跳脫主題太多了,回去皮克斯)

超人特攻隊中,各個超人因為法令限制,不得再以英雄的身份行動。

當我們看到超人爸爸侷限在一個小辦公室,被比他矮小許多的經理斥罵,作著不得意的工作,會感受到人物己身跟「世界」的衝突。 這種衝突激發了人物的前進動力-鮑伯渴望重新回到超級英雄的生活,而對方以此為餌引誘世界各地的前英雄們。

而從被壓抑自己的能力到後來一家人大顯身手,也因為有著前段的壓抑,更能讓觀眾感受到劇中人物能夠從限制中解放的愉悅。

當然超人一劇中並不只有這麼一個衝突點,各種人與人或是世界規則的衝突與矛盾,都是推動故事很重要的要素,並且帶給故事戲劇性跟張力。

套奇諾之旅的標題 「世界並不美麗,但也因此美麗無比」

======
阿啊~整個心得好像很亂很跳TONE =W=;

0 回應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