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iga

挑戰者一月號(上)

『星光墜在希伯來』
把連載至今的內容做個總結,然後再繼續發展的一期。

相較於蜜拉一開始進到集中營,惶惶不安並且想要逃離的樣子,現在的蜜拉決定跟弟弟一起活下去。從歌聲的轉變之中可以感受到她從絕望(無法發聲)到希望(可以唱出優美的聲音)的轉變。

卡爾決定積極的去尋找那位神秘女伶,只是用的方式好偏激。

耶克雖然自以為跟蜜拉有了聯繫,但是是錯誤(但也是線索之一)的對象。

這篇除了表面上眾人的互動處理的很好,劇情安排的很棒,有個優點不得不說,那就是以二戰猶太集中營為背景。

二戰過後的現今,有許多史料告訴我們內部的慘狀(即使是一部分),在集中營中的生活,跟與死亡拔河無異,因此在觀看時無不期待蜜拉的轉機可以早點來到,若是時間過的越多,對蜜拉(以及集中營中的人物)越是不利。

在讀者知道故事背景的影響下,造成"希望早點看到劇情進展"的,與其說是期待不如說是迫切需求。需求變成催稿的強烈動力,這種"故事時間軸上給的壓力"是目前挑戰者其他的連載群中,所沒有的。(用電玩術語來說,像是即時戰略或是回合制戰略的差別,並沒有說哪種比較好,只是在觀賞/遊戲者來說,會有不同的體驗感覺)


『日日美好』
"時間到了就是你的"......好像不對,總之,並不需要去特意追逐死亡。若真的生死有命,該離開的時候就會離開。在那之前去多關心自身周遭的人事物吧,跟著朋友交流、跟家人互動、跟鄰居互動,好過活在自己的絕望之中。

『機甲盤古』
跟魯泉及盤古這兩個天然角色一同旅行的結果,就是守芬姐成了吐槽役。在這期中守芬姐的吐槽密度之高,才讓我發現到這件事。回頭看看之前的連載......好像吐槽場景隨著出場次數不斷攀升阿。

系統error的設計好讚,不過這樣不會浪費很多電嗎?

為了根本沒吃過也不知道好不好吃(真的可以吃嗎?)的靈蟲草砸下大筆金錢,這種舉動該說是貪吃還是白痴?靈蟲草的設計應該是從蟲草(冬蟲夏草)來的吧,剛好這學期的昆蟲學報告有做相關介紹。雖然蟲草被譽為三大補品,其中比較特殊的成分─蟲草素,在試管中的確是有抑制細菌生長的功效,但是這個效用現今已經有代用品了,去藥房買個阿斯匹靈什麼的消炎藥也是有這種功效。

許多中藥的名貴藥材在現在,都已經有代用品了,那麼我們為何執著於吃這些名貴藥材?甚至造成不必要的濫殺。有人會說,天然的不傷身,但是這種說法其實是種誤謬。不過這是其他議題在此不贅述。


『三國玫瑰』
這次的笑點沒有上期強烈。

『毛球突擊隊』
其實這個篇幅的有趣程度上下差異最大,好的時候很不錯,壞的時候幾乎整篇很無聊。本月的編輯部ネタ太多,對對編輯部有興趣的讀者來說雖然看起來頗有意思,但是總體來說並不是很有趣。

『酷頭與哈妹』
除了冷到不行的笑點之外,顏色反差過大,整個看起來很刺眼,加上明顯還是CG新手程度的"亮眼"光影表現,這些都是這篇的共通特色。說真的以前手繪上色的作品看起來順眼多了。現在光是看到格子的顏色就讓人"亮眼"的倒彈三尺。實在不想虐待自己的眼睛,忍著這種閃亮亮高反差攻擊去看冷到不行的笑點,連載至今以跳過不看居多。

不是在一格中填入很多很明顯的顏色就是好,有些背景色還用互補色表現這是怎麼回事。雖然敖幼祥似乎是被稱作大師級的人物,但是希望他在色彩學上能夠加強些。

(為了寫這篇文章,忍著撇開眼的衝動多看幾眼的下場,讓我現在頭好暈,之後的感想請等我恢復之後再po)

0 回應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