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iga

雷句誠告小學館(一)為何要告?

(株)小学館を提訴(雷句誠の今日このごろ)

六月六日,雷句誠告小學館遺失五張彩色原稿。新聞出來後在日本及台灣引起諸多討論,從編輯跟作家的問題,到賠償金額(原稿遺失的財產損害加上精神補償)的問題都有,透過陳述書跟起訴書,可以窺見日本出版社(編輯)跟作家之間檯面下的摩擦,遠超過一般人(尤其是在台灣的讀者)所想像。

這個問題相當的長,我會花好幾個篇幅慢慢寫(這件事跟一些相關問題)

為何對寫這件事情有興趣?不只是因為我喜歡這個作家(我有收賈修),更在於這個判例對’原稿’的定位很重要(以日本來說,台灣的部分我就不清楚了),會受此判決影響的不只有雷句誠跟小學館,而是所有漫畫家跟出版社。

因為原文相當相當的長,所以請不要奢望會翻譯全部(死),有興趣看編輯如何欺負漫畫家的請直接看上面的原文連結。

========

第一篇就來說為何雷句誠要告小學館。

出版社遺失漫畫家的原稿,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,比較有名的例子就是幻冬社遺失薔薇少女的原稿,導致PEACH-PIT強硬結束在幻冬社的連載出走到其他出版社,留給讀者一本不論是內容還是厚度跟價錢都很想哭的第八集。

雷句誠在陳述書中,開宗明義的就說了,會提訴最重要的是不滿編輯部的諸多行為。

「あまりにも編集者、出版社と言う物が漫画家を馬鹿にし始めた。」これが訴訟へと動いた動機です。


除了一開始過低(總共50萬日幣)的賠償金+補償金,甚至有「どうせ紛失したって、原稿料払い直せば事は済むんだろ?」(雖然不見了,不過都附過稿費所以就算了?)這種粗魯的態度外,還有一個因素是對於小學館編輯的長期不滿。

陳述書中描寫了許多關於小學館與漫畫家(不只有雷句誠,還有許多知名的人也是)之間的摩擦。編輯跟作家,本應該是合作的夥伴關係,但是在"2 少年サンデー編集部の実態"中,雷句誠認為這種夥伴關係(至少在他的部分)蕩然無存。陳述書中細數了他跟各個責任編輯的摩擦。(包含了骨折事件始末[註],小學館的態度)

雖然有諸多不滿,雷句誠的態度是抱持"不再接小學館(不限定SUNDAY是因為編輯人員會互相調動支援)的工作",此時編輯部對雷句誠的聲明,也是抱持毫不在意,甚至可以說輕視的態度面對雷句誠。
縄田正樹副編集長はやはり飯塚洋介氏と同じことを言う。
「いるじゃないですか?もう描かないと言って、また戻って描く人が・・・」
不是有嗎?那種說了不畫最後還是回來畫的人


許多事蹟(不只有他,還有助手、其他漫畫家)讓雷句誠有種編輯部把漫畫家當作單純的道具看待,沒想到後來又發生原稿遺失事件。諸多不滿累計起來,就決定要告小學館了。


註:請見陳述書中[3 金色のガッシュ!!の連載を止めるに至った経緯]的部分
簡略的說,雷句誠有意在法巫度篇結束後一年把賈修結束,但是編輯部不准,提了很多不能用的意見,雷句誠在跟編輯的抗議中激動的敲打桌子導致右手骨折(之後賈修暫停連載),此時雷句誠心中已有不再接小學館工作的意思了(もうサンデーでは駄目だ、小学館では仕事は無理だ。),並傳真到編輯部告知。

骨折這件事也有個小插曲,就不知道為什麼編輯部後來傳出"因毆打助手導致骨折"的流言。

雖然傳出的源頭已不可考,不過多少加深了對編輯部的不滿跟猜忌。

========
感想:
不要再有"編輯是支持作家創作的人"這種想法了。

還有日本的稿費真的很低,一張原稿,就算是雷句誠這種超有名的賣錢作家,也是黑白一張一萬日幣(得獎後升到一萬三)彩色一萬四日幣(得獎後升到一萬七)的價格,扣掉助手費真的没多少收入,賺很多的都是要靠版稅。

雷句誠的彩稿價格跟我的差不了多少(不過他的作品印出來後另外有版稅拿,我的稿費還要扣掉10%出版稅),這件事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......


補充:
雷句誠告小學館(二)原稿

6/13 修正:
どうせ紛失したって、原稿料払い直せば事は済むんだろ?的意思更正,薔薇少女的最後一集應為第八集。

2 回應:

  匿名

6/13/2008

那個,文中有誤喔
薔薇少女最後一集是第八集
新裝版才是七集

  草莓飯團

6/13/2008

感謝指正,已經修改了。
(原來我想把第八集的存在忘掉到會自動鬼隱他的存在了阿 orz)